或许更应该看看他是怎样玩的,你听到电话铃声

来源:http://www.taiwasuru.com 作者:巴黎人-影视前线 人气:159 发布时间:2019-09-21
摘要:这真是太有趣了,在公共电话亭,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其他人的电话,但是电话铃声一响,你会很自然的去接起它,对吧   这部作品的核心场景手法运用得很极端,主场景只有

这真是太有趣了,在公共电话亭,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其他人的电话,但是电话铃声一响,你会很自然的去接起它,对吧

  这部作品的核心场景手法运用得很极端,主场景只有一个:电话亭。
这种安排使这部作品看起来更像是一部经过剪辑处理的舞台剧。作者刻意抛弃了电影所擅长的时空及人物的多样性,恪守传统戏剧的“三一律”,时空与动作高度统一,这样就使戏剧性冲突更加的直接并得以更好的激化。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主要角色只有史都与电话另一侧的人。而这电话就是连接画外空间的“绳索”。在影片的开头,作者运用这样的设计,通过史都的两通电话把空间带入到了他的妻子与情人那里。之后,作者又通过杀手冷静神秘的声音,把读者的想象从狭小的电话亭中带出来,使读者在想象中自己创造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并不是能看见的,也不是确实存在的,但是通过声音与拉枪栓的效果声的塑造,电影的画框被拉大了。而且这种看不到的危机在效果上更能加强神秘与恐惧感。
  在这种单一的场景下,镜头的设计就更加需要下功夫。就像是舞台剧一样,要在舞美上体现人物的心理与剧中的气氛。这部作品在剧作上完全是靠心理悬念,节奏控制来编制。作者运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来突出影像的张力,并穿插了大量高层建筑的镜头,使影像情绪非常的紧张与压抑。在剪辑上,作者也使用了大量加入快节奏音乐的短镜头的组接,尽量避免长镜头对节奏与气氛的破坏。
  在剧作上,影响情节的主要人物只有史都和电话另一侧的人两个人物。而作为第二人物的“杀手”,除了在影片结束时出现外,其他时候都是只有声音出现。剧作者把人物压缩到极简,把主题也用最直接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杀手”以史都心灵的质问者的形象出现,不断地让他把他心中隐藏的谎言在大庭广众说出来,更像是对是史都的心灵进行这一次净化。影片中所有电话中的声音都被处理成在电话中我们应改听到的效果,而“杀手”的声音则被处理成画外音的效果,让读者感觉史都好像在被他自己的心灵质问。影片的转折也在于最后史都勇敢的说出一切勇敢地站出来,这是一种“升华”,史都拯救了他自己。
  作为一部商业片,这部电影还是体现了作者很多个性欲独具匠心的东西在其中的。

    I valued this shit我重视这些鸟事。

导演又让他留下了。因为对方说:“我要跟你老婆打招呼了,待会给你打。”这句话相当有诱惑力。史都到此刻还是很自信的,他觉得他还是能把这人摆平,所以他也等,摆出一副老子谁也不怕的架势,难免有些担心,但他认定要把这事亲自解决了。

与此同时,基弗·萨瑟兰在本片只是模糊露了下脸,仅用一副好嗓音就塑造出一个变态的凶手。跟雨果·维文一样带着面具也能表演。

可不论如何,看完这部电影以后,我再也不敢接陌生来电了。

    

所以,看完这个电影然后去分析哪个是正义的化身哪个是邪恶的化身哪个是面具什么人又充当什么样的角色诸如此类的老话题、老比喻,实在有点不应该。或许更应该看看他是怎样玩的,才能对得起导演的良苦用心。

这是通无法挂断的电话, 狙击手瞄准镜里的画面很令人热血,那个红外线小点显得极度夸张。
狙击手只开了三枪,却枪枪精彩,一个是打爆玩具机器人给史都的下马威,一个是在史都“要求”下射杀那个袭击史都的皮条客,另一个是射穿电话亭玻璃,打伤史都耳朵给他的警告。

然而,这个在暗处的人似乎并不想让史都活着从电话亭出来。

    I wear all this Italian shit because underneath, I still feel like the Bronx我穿着一身意大利制西装,因为在心里觉得自己是大草包。

到后来那一大段的真情告白其实并不比前面的解密有意思,尚且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必要的结果罢了。再后来导演试图利用匹萨男人骗骗我们的感情:到头来是个警匪片啊?一个匹萨送不出去伤了心,积蓄多年怨恨能量摇身一变成了神枪手的故事。其实,真凶最后一刻的现身才能完全体现他高智商游戏的质量。

电话那头知道他的姓名、住址、穿着甚至抓头发的动作,并且在线给潘电话揭穿他的谎言,这段很有意思,屏幕分成四段:史都、潘、街景1、街景2,并且这样的分幕形式在后面出现很多次,启发后面的剧情发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朝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He refers to himself in third person他完全不理会真正的自己

第三种,等电话的过程中,他也可以跑,报警等等。

最后,促成这部惊悚片的,还是每天在同一时间在相同的电话亭打电话的八字眉。

一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长,场景却仅限于电话亭
封闭式杀人,高智商犯罪
小成本的烧脑神作
你值得拥有

    或许,我们都能在影片的男主人公史都的身上或多或少的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许正是这些正如阿Q式的影子,却带给了我们对于我们自己本身,我们对自己的人生一些思考。只是,影片中的主人公是幸运的,他可以获得这样的机会,让自己真正的脱下虚伪的外套,去真实的面对自己和人生。而我们呢?

比如说,我们可以慢放镜头多少倍,重看几遍,或许能发现真凶闪过的半张脸,从而发现他的动机、计划以及一系列真相,或许我们细看路边的人,观察对话,也能发现天大的秘密,再或者我们假定那个开餐厅的马里欧是凶手,然后逐步推理,假设,推翻,当然你觉得凶手是整过容变过声的亚当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把精力放在研究那两个骂街的女人和中枪的男人的年龄、身世,列一个表,还有那机器人的运动轨迹,以及那希伯来人说了什么,或者测量比萨饼人的身高体重,像做一道庞大的数学题一样,目的是弄清楚真凶,这样的话,导演会不会欣喜若狂?我想,这总比重温我们千百年前的老道理“邪恶的力量碰到正义即使戴着面具也得乖乖地认罪”强吧。可能这一场如同科学研究的推理是浪费感情,白费工夫,但我相信,制造谜团,眩晕,导演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成功让我们体验了首次看此片的奇妙感觉。

随着电话那头得意的笑声,史都开始听话,电话那头的确得逞了,想象中的恐怖远过于实际上的恐怖,史都声泪俱下的悔悟独白,愤怒而不顾性命地冲出电话亭,这是八字眉的成功个人表演秀。

史都(科林·法瑞尔饰)号称头号公关人员,而实际上他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骗子,他用一个又一个谎言编织了自己的人脉网络。他一无所有,却用空话和小道消息换的机会和地位;他有妻子,但却告诉情人自己未婚。就在他进公共电话亭准备给情人打电话时,电话铃响了,虽不知是谁的来电,但史都提起了话筒,游戏正式开始。
一个低沉的嗓音在暗处打着电话,并用狙击枪瞄准了史都。他恨这个社会的功利·谎言和各种自以为是,他要让男主告诉他的妻子,告诉所有人他是个骗子,他要让史都当众自己的虚伪和欺骗。

    说完这些话之后,我能感觉到,史都找到了一个真正的自己,去轻松而真实的面对自己的人生和亲人。影片就是在难能可贵的回归中结束的。那就像上帝又像魔鬼的声音又响起:

第二种,当他接到那个陌生男子电话的时候,按照常理,他完全可以说:“你有病呀。”然后挂掉电话。 这里,导演又使了一把劲,让他听了下去,这同样是有理由的:惯性使然嘛,接个电话,逗笑几句又何妨,于是故事继续发生了。

纽约曼哈顿西区的最后一个公共电话亭,八面玲珑的公关先生—史都,每天在同一时间在相同的电话亭给情人潘打电话,结束后电话声响起,史都无意识的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磁性的声音开始让史都抓狂。

    I think I need theses clothes and this watch我想我需要这些衣服,跟这只手表。

悬疑片中,主题不是目的,而仅仅是一种道具,他玩的就是一种高智商游戏,他不是要告诉你什么,尤其不是讲道理,他要你关注的是电影本身,它要告诉你电影的玩法,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告诉你他的智商有多高。对这种悬疑片导演而言,他宁愿成为一个玩票者,也不要成为一个布道者。为了让你对他的玩法全神贯注,他不惜把最后的道理说得极其简单,以免你误入歧途,一味地对影片所带来的人生思考回味不已,若不是这样,他也会把道理说得像是轮不到你去弄懂的地步,省得你花费其它心思关注他并不重要的表演。

这是部惊悚片,主角只有柯林·法莱尔一个人,加上一把枪、一间电话亭以及凶手的嗓音,整部戏似乎一场戏剧独白,编剧实在是强大,仅用庞大的对白就能勾勒出环环相扣的剧情。

    I have been dressing up as something I’m not for so long 我一直装出很伟大的样子 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但导演让他去电话亭了,这是往发生的可能性进逼的第一步。导演有他的有理由:他每天都要去电话亭给她女朋友打电话。而且他先发制人了,在介绍完电话亭之后,说道:“在不到两个街区的地方,最后一个使用电话亭的人就在这里。”也就是说,故事不得不发生了。

微信公众号

本文由巴黎人登录网站,最新巴黎人官网平台发布于巴黎人-影视前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许更应该看看他是怎样玩的,你听到电话铃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