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他便以Ben自称巴黎人登录网站:,做个理想

来源:http://www.taiwasuru.com 作者:巴黎人-影视前线 人气:123 发布时间:2019-09-24
摘要:刚刚毕业 就发觉被置身于一个灰暗的社会 被置身于别人的企图和计划         别人的报复和排斥 Ben却执著地继续着自己 年轻的色彩依然鲜明 不顾一切 穿行在别人的世界里 © 本文

刚刚毕业
就发觉被置身于一个灰暗的社会
被置身于别人的企图和计划
        别人的报复和排斥
Ben却执著地继续着自己
年轻的色彩依然鲜明
不顾一切 穿行在别人的世界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e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宋天明离开的那天,我没有去机场。他给我发短信,说小朵,我知道,你是一时接受不了我们之间的改变,但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珍惜我们那些过往,希望你也一样。 然后他不再给我打电话,改成写信。信写得很密,我每次打开邮箱,总能看到新的未读邮件。信有些写得长,有些很短,有时候只有寥寥数字:小朵,我想念你。 那些信我每看一封都要哭上很久,到最后,我换了一个邮箱。 就让过去的归过去,往后的归往后吧,年轻岁月里的真挚誓言,只能在空虚的网络深处沉默。静静地死着。 就算是我变了心。 但是对周国安,我实在无力抗拒。我从没想到过自己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但一旦爱上了,我就没有办法回头。 小烨和Ben决定五一结婚,我陪小烨去看他们的新房,是别墅,有待装修。小烨去撒哈拉的行李已经全部备好,夸张得像要搬一次家似的,我忍不住骂她:“这就是你的流浪理想?” 她恬不知耻:“女人有了家都是会堕落的,什么理想,都是放屁。”她扬声大笑后,继续大放厥词,“现在,我的人生理想就是生三个孩子,将来看他们绕着这个院子跑。” 我说生那么多你会变成黄脸婆,当心Ben不要你。 “他敢!”小烨自信满满地说,“像我这样貌美如花能文能武的媳妇儿他上哪找去,再说了,我还有好多嫁妆呐。” 可爱的小烨,她看事情的方式永远是那么简单实用,所以她幸福。我想起曾经对Ben的疑虑,暗笑自己神经过敏。 小烨问我:“你和周国安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说。“他最近挺忙的,我们见面机会不多。” “那倒也是。”小烨出人意料地通情达理。“听说他公司最近有些问题……” 公司有问题?我一无所知。周国安从来都不和我提他工作的事。 不过小烨这么一说我倒也有感觉,最近周国安去公司明显比以前频繁,有时候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很久,出来的时候脸色凝重,对下属也时有苛责,不像过去的他。 我担心起来。 “咦你想那么多干吗?”小烨看出了我的心思,大力给我一拳,“趁早叫他正式离婚娶了你是正经!” 我窘得面颊发红,扑上去和她对打,我们嬉笑着闹成一团,享受着越来越稀少的无忧无虑的光阴。 我当然不会逼周国安娶我。 我们只是在人很少的地方约会,有时对坐着喝一杯咖啡一点红酒,他是个懂得享受宁静的人。不会给我任何的压力,也给我足够的自由。 不过他请了专业的设计师来替我做衣服。我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被别人上下左右地量来量去简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设计师对我说:“陈小姐,你很幸运,会有无数的女人羡慕你。” 五天后衣服送到我家,一共七套。那个设计师真有两下子,我一一拆开来,每一件都带有一种不张扬却逼人的美。 我呆看着,穿惯牛仔裤的我连试穿都不舍得。 他的电话来了,问我:“喜欢不喜欢。” “太奢侈。”我说,“陈朵掉进童话里,正在漫游仙境。” “你的玫瑰胸针可以配上用场了。”他提醒我。 我无语。 他又问:“怎么了?在想什么?” “我在想也许我该辞职。”我很老实地说。 “可以。”他说,“我正想跟你安排新工作。” “什么工作?” “做周国安的夫人。” “这算是求婚么?”我笑。 “对。”他说。 我嘿嘿笑:“你就不怕犯重婚罪?” 他一下子沉默。 “小朵,”最后他说,“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你……有把握?”我没信心地问。想起宁子妈妈的神采,我就真心觉得,男人要放弃她,真是很困难的事。 “放心。”他说。“这件事拖了这么久,无非是因为一些股份。为了你,我会满足她。” 我心下稍安。 但我不习惯他越来越频繁地邀我去他家,美其名曰“让宁子适应有我的生活”。 “你不是也很喜欢宁子吗?”他说,“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会很开心的。” 可我不开心。 上次出走未遂之后的宁子好像变成一个乖乖女,每次去见她都趴在桌前老老实实做功课,周国安说她的成绩在班上已经达到中游,说的时候眉花眼笑,好像宁子是一个少女天才——男人爱起孩子的时候,真是没救的。 可是我能明显感觉到,宁子对我不同往日。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周国安被一个生意上的急电叫走,他走以后宁子就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看到我浑身不自在。 “陈老师,”她说,“我还真没想到。” 原来隐瞒是没有用的。聪明的宁子,她全部都知道。 宁子说:“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你以为他很有钱?我告诉你噢,刚开始投资公司的钱大部分是我妈妈出的,离婚之后,他就会从本市的富豪榜上消失哦。” 我说不出话。 她看着我:“你要怎么样才肯离开他?” “我不会离开。”我说,“宁子你迟早必须明白,大人的世界不可能永远顺着你的心意来,人人都有幸福的权利,你就算不理解,也只能接受。” “是吗?”宁子说。那一刻她的神态不像十五岁的少女,“那我至少有权利,请你现在从我家出去。” 我不和她争,顺从地出门,在楼下拦了出租车。早春的夜晚仍然凉得透骨,我大力摇下车窗,心里却还是像压了一块大石,透不过气。 果然车子才开到一半周国安的电话就追来;“小朵你到底对宁子说了些什么?” “我……没说什么……”听出他声音里的焦急,我有点语无伦次。 “你回来一趟!”他命令我,口气专横,“宁子出事了!” 我赶到的时候,宁子站在高高的楼顶上,大风吹起她的头发,她整个人像颗星星一样摇摇欲坠。 “小朵你来了!”周国安握住我的手,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似的无助。 我拉着他往楼顶冲,才冲到一半,宁子已经爬上栏杆,半个身子探在空中,好像马上就会折断。 “你们不要过来!”她大声喊,声嘶力竭,“再过来我就松手!” “宁子!”我才叫了一声,她就真的松开一只手,小小的身体好象要飞起来。 我吓得再不敢言语。 “宁子,”周国安慌不择言,“你有什么要求,跟爸爸说,爸爸什么都听你的,你快下来,快点!” “什么都答应?”宁子问。 “什么都答应。”周国安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一直握着我的手,可是当他的回答出口,我却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恐慌。 “那你永远不要跟妈妈离婚!”宁子喊。她的眼睛在黑暗里灼灼发亮,闪着不可理喻的爱和恨,我看着她,这个精灵一样的孩子,我不是她的对手,我心灰意冷。 周国安松开我的手。我祈求地看着他,他的眼里写满无奈,可是他大声向黑漆漆的天空里喊:“好,爸爸答应你!” 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周家,只记得最后的情景是宁子从楼顶上下来,身上披着周国安的大衣。 他们父女俩互相搀扶着走下楼梯,没有对我说一句。我在黑洞洞的楼梯拐角上呆呆地等着,等把宁子安顿好,周国安会否折回身来安慰我,或者至少,提出送我回家? 他没有来。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我终于绝望地承认,在这父女俩的世界里,我始终是一个局外人。 我自己打了辆出租回家,在车上浑身发抖。 司机同情地看了我一眼,打开广播,交通台叽叽喳喳的主持人在用忽高忽低的调调播新闻:“市区接连发生大小五起车祸,最严重的一起是一女士凌晨五点酒后驾车,由于车速过快,在下二环立交桥时,撞上超车道隔离护栏……” “不要命哦。”司机摇着头换了台,这回换成了文艺台,一个男声正在声嘶力竭地唱:“我怎么样才能登上你的爱情诺曼底……” 司机很激动地说:“这歌好听!” 一夜之间,我的爱情诺曼底已彻底沦陷。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我接起来,是一个我觉得有些陌生的男声,问我是不是陈朵。 我定定神说:“是。” “我是Ben,能来一下医院吗?小烨现在需要你。” “小烨?”我说,“怎么了?” “来了再说吧,拜托快点。”Ben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的心一阵乱跳,看了来电显示再打过去,他却怎么也不肯接。二十分钟后,我从出租车上冲下来,一直冲到急诊室的门口。我很快看到Ben,他看上去很憔悴也很慌乱,平日里的绅士风度全然不见,我把他一抓说:“你快告诉我,小烨她到底怎么了?” “她开车,出了车祸……” 交通台的新闻在我脑子里如电般闪过,我尖叫:“小烨她跟本就不会开车!” “我教过她几次。”Ben说:“我没想到她会拿了我的钥匙把车开走。车子在下二环立交桥的时候,撞上了超车道的隔离护栏,在绿化带上腾出去十几米!” “她人怎么样了?”我声音抖抖地问。 “不知道,”Ben指着急诊室里面,声音一样抖抖地说:“不知道。” 我虚虚晃晃地差点站不住。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她为什么开走你的车?” Ben的脸苍白得像一张纸,他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颓然地靠在医院外面的白墙上。 哦,我的上帝。 我相亲相爱的小烨,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任你心急如焚急诊室也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我逼Ben:“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她撞见我和别的女人约会。”Ben说。 老天。 “没办法的。”Ben说出一句让我绝望的话,“如果你遇到你喜欢的人,是没有办法逃得掉的。我本来一直想躲的,我本来也不想伤害小烨,我也准备结婚了,我们下个礼拜就要去沙漠旅行,可是差了这么一点,还是没有走成……” 我如跌进冰窖。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我们还没有像她一样修炼成精。所以,小烨输给她也是必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护士终于出来了,她问我们说:“谁是叶小烨的亲属?” 我和Ben一起冲上去,她用冷冰冰的声音宣布说:“还算幸运,命保住了。四处骨折,需要休息较长时间。” Ben当场跌坐在地。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小烨终于被送进了病房,护士出来说:“谁是小朵,病人要见她。”又特别说:“她说除了小朵谁也不见。 我进去了,小烨闭着眼睛,还好,她美丽的面孔依然那么美丽,只是有些苍白,我伸出手去抚摸她,有晶莹的东西从她的眼角滑落,我替她擦去,她把手伸上来握住了我的,轻声说:“小朵,我好疼。” “亲爱的,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的眼泪拼命地往下掉。 她又说:“小朵,他抛弃我,他为一个老女人抛弃我。” 我拍拍她:“别说了,等好了再报仇也不迟。” 她低声说:“我真没脸见你。” 说完,她又昏了过去。 我放声尖叫,叫得护士和Ben一起奔了进来,护士很生气地把我们往外一推说:“叫什么叫,只是药物反应,都出去都出去,病人需要休息。” 我已近虚脱。 周国安差人送花来,一大束一大束的香水百合,装点得病房好像结婚礼堂。可是他人不再来,不管是心中有愧还是,他已经决意淡出我的世界。 我捏着小烨的手说:“亲爱的,失败的不是你一人,你看,还有我陪你呢,对不对?” 小烨不说话。 很多天了,她一直不说一句话。 医生说,她失语了。 我叽叽喳喳的小烨,她失语了。 Ben负担医院所有的费用,请了两个人轮流侍候小烨,人却一直不再来。我找不到他人只好去找宁子的妈妈,希望她可以成全小烨。 “对不起小朵。”她给我让我绝望的答案:“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转让,唯独爱情不可以。” “你很爱Ben吗?”我问她。 “现在,是爱的。”她说。 “你会嫁给他?” 她露出诧异的神色。“当然不会!”她说,“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婚姻不过是一种最无益的形式,跟幸福没有丝毫关联。握住现在的快乐才是真谛。” 她别有深意地看着我,轻轻一笑,真是百媚横生。我知道我的幸福,小烨的幸福,都被这个女人轻轻握在掌心,她只需眉头轻颦,我们就万劫不复。 可是奇怪的,我心里对她,一点恨也没有。

宋天明离开的那天,我没有去机场。他给我发短信,说小朵,我知道,你是一时接受不了我们之间的改变,但我会给你时间考虑,我珍惜我们那些过往,希望你也一样。 然后他不再给我打电话,改成写信。信写得很密,我每次打开邮箱,总能看到新的未读邮件。信有些写得长,有些很短,有时候只有寥寥数字:小朵,我想念你。 那些信我每看一封都要哭上很久,到最后,我换了一个邮箱。 就让过去的归过去,往后的归往后吧,年轻岁月里的真挚誓言,只能在空虚的网络深处沉默。静静地死着。 就算是我变了心。 但是对周国安,我实在无力抗拒。我从没想到过自己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但一旦爱上了,我就没有办法回头。 小烨和Ben决定五一结婚,我陪小烨去看他们的新房,是别墅,有待装修。小烨去撒哈拉的行李已经全部备好,夸张得像要搬一次家似的,我忍不住骂她:“这就是你的流浪理想?” 她恬不知耻:“女人有了家都是会堕落的,什么理想,都是放屁。”她扬声大笑后,继续大放厥词,“现在,我的人生理想就是生三个孩子,将来看他们绕着这个院子跑。” 我说生那么多你会变成黄脸婆,当心Ben不要你。 “他敢!”小烨自信满满地说,“像我这样貌美如花能文能武的媳妇儿他上哪找去,再说了,我还有好多嫁妆呐。” 可爱的小烨,她看事情的方式永远是那么简单实用,所以她幸福。我想起曾经对Ben的疑虑,暗笑自己神经过敏。 小烨问我:“你和周国安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说。“他最近挺忙的,我们见面机会不多。” “那倒也是。”小烨出人意料地通情达理。“听说他公司最近有些问题……” 公司有问题?我一无所知。周国安从来都不和我提他工作的事。 不过小烨这么一说我倒也有感觉,最近周国安去公司明显比以前频繁,有时候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很久,出来的时候脸色凝重,对下属也时有苛责,不像过去的他。 我担心起来。 “咦你想那么多干吗?”小烨看出了我的心思,大力给我一拳,“趁早叫他正式离婚娶了你是正经!” 我窘得面颊发红,扑上去和她对打,我们嬉笑着闹成一团,享受着越来越稀少的无忧无虑的光阴。 我当然不会逼周国安娶我。 我们只是在人很少的地方约会,有时对坐着喝一杯咖啡一点红酒,他是个懂得享受宁静的人。不会给我任何的压力,也给我足够的自由。 不过他请了专业的设计师来替我做衣服。我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被别人上下左右地量来量去简直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设计师对我说:“陈小姐,你很幸运,会有无数的女人羡慕你。” 五天后衣服送到我家,一共七套。那个设计师真有两下子,我一一拆开来,每一件都带有一种不张扬却逼人的美。 我呆看着,穿惯牛仔裤的我连试穿都不舍得。 他的电话来了,问我:“喜欢不喜欢。” “太奢侈。”我说,“陈朵掉进童话里,正在漫游仙境。” “你的玫瑰胸针可以配上用场了。”他提醒我。 我无语。 他又问:“怎么了?在想什么?” “我在想也许我该辞职。”我很老实地说。 “可以。”他说,“我正想跟你安排新工作。” “什么工作?” “做周国安的夫人。” “这算是求婚么?”我笑。 “对。”他说。 我嘿嘿笑:“你就不怕犯重婚罪?” 他一下子沉默。 “小朵,”最后他说,“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你……有把握?”我没信心地问。想起宁子妈妈的神采,我就真心觉得,男人要放弃她,真是很困难的事。 “放心。”他说。“这件事拖了这么久,无非是因为一些股份。为了你,我会满足她。” 我心下稍安。 但我不习惯他越来越频繁地邀我去他家,美其名曰“让宁子适应有我的生活”。 “你不是也很喜欢宁子吗?”他说,“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会很开心的。” 可我不开心。 上次出走未遂之后的宁子好像变成一个乖乖女,每次去见她都趴在桌前老老实实做功课,周国安说她的成绩在班上已经达到中游,说的时候眉花眼笑,好像宁子是一个少女天才——男人爱起孩子的时候,真是没救的。 可是我能明显感觉到,宁子对我不同往日。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周国安被一个生意上的急电叫走,他走以后宁子就一声不吭地看着我,看到我浑身不自在。 “陈老师,”她说,“我还真没想到。” 原来隐瞒是没有用的。聪明的宁子,她全部都知道。 宁子说:“你是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你以为他很有钱?我告诉你噢,刚开始投资公司的钱大部分是我妈妈出的,离婚之后,他就会从本市的富豪榜上消失哦。” 我说不出话。 她看着我:“你要怎么样才肯离开他?” “我不会离开。”我说,“宁子你迟早必须明白,大人的世界不可能永远顺着你的心意来,人人都有幸福的权利,你就算不理解,也只能接受。” “是吗?”宁子说。那一刻她的神态不像十五岁的少女,“那我至少有权利,请你现在从我家出去。” 我不和她争,顺从地出门,在楼下拦了出租车。早春的夜晚仍然凉得透骨,我大力摇下车窗,心里却还是像压了一块大石,透不过气。 果然车子才开到一半周国安的电话就追来;“小朵你到底对宁子说了些什么?” “我……没说什么……”听出他声音里的焦急,我有点语无伦次。 “你回来一趟!”他命令我,口气专横,“宁子出事了!” 我赶到的时候,宁子站在高高的楼顶上,大风吹起她的头发,她整个人像颗星星一样摇摇欲坠。 “小朵你来了!”周国安握住我的手,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似的无助。 我拉着他往楼顶冲,才冲到一半,宁子已经爬上栏杆,半个身子探在空中,好像马上就会折断。 “你们不要过来!”她大声喊,声嘶力竭,“再过来我就松手!” “宁子!”我才叫了一声,她就真的松开一只手,小小的身体好象要飞起来。 我吓得再不敢言语。 “宁子,”周国安慌不择言,“你有什么要求,跟爸爸说,爸爸什么都听你的,你快下来,快点!” “什么都答应?”宁子问。 “什么都答应。”周国安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一直握着我的手,可是当他的回答出口,我却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恐慌。 “那你永远不要跟妈妈离婚!”宁子喊。她的眼睛在黑暗里灼灼发亮,闪着不可理喻的爱和恨,我看着她,这个精灵一样的孩子,我不是她的对手,我心灰意冷。 周国安松开我的手。我祈求地看着他,他的眼里写满无奈,可是他大声向黑漆漆的天空里喊:“好,爸爸答应你!” 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周家,只记得最后的情景是宁子从楼顶上下来,身上披着周国安的大衣。 他们父女俩互相搀扶着走下楼梯,没有对我说一句。我在黑洞洞的楼梯拐角上呆呆地等着,等把宁子安顿好,周国安会否折回身来安慰我,或者至少,提出送我回家? 他没有来。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我终于绝望地承认,在这父女俩的世界里,我始终是一个局外人。 我自己打了辆出租回家,在车上浑身发抖。 司机同情地看了我一眼,打开广播,交通台叽叽喳喳的主持人在用忽高忽低的调调播新闻:“市区接连发生大小五起车祸,最严重的一起是一女士凌晨五点酒后驾车,由于车速过快,在下二环立交桥时,撞上超车道隔离护栏……” “不要命哦。”司机摇着头换了台,这回换成了文艺台,一个男声正在声嘶力竭地唱:“我怎么样才能登上你的爱情诺曼底……” 司机很激动地说:“这歌好听!” 一夜之间,我的爱情诺曼底已彻底沦陷。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我接起来,是一个我觉得有些陌生的男声,问我是不是陈朵。 我定定神说:“是。” “我是Ben,能来一下医院吗?小烨现在需要你。” “小烨?”我说,“怎么了?” “来了再说吧,拜托快点。”Ben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的心一阵乱跳,看了来电显示再打过去,他却怎么也不肯接。二十分钟后,我从出租车上冲下来,一直冲到急诊室的门口。我很快看到Ben,他看上去很憔悴也很慌乱,平日里的绅士风度全然不见,我把他一抓说:“你快告诉我,小烨她到底怎么了?” “她开车,出了车祸……” 交通台的新闻在我脑子里如电般闪过,我尖叫:“小烨她跟本就不会开车!” “我教过她几次。”Ben说:“我没想到她会拿了我的钥匙把车开走。车子在下二环立交桥的时候,撞上了超车道的隔离护栏,在绿化带上腾出去十几米!” “她人怎么样了?”我声音抖抖地问。 “不知道,”Ben指着急诊室里面,声音一样抖抖地说:“不知道。” 我虚虚晃晃地差点站不住。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她为什么开走你的车?” Ben的脸苍白得像一张纸,他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颓然地靠在医院外面的白墙上。 哦,我的上帝。 我相亲相爱的小烨,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任你心急如焚急诊室也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我逼Ben:“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她撞见我和别的女人约会。”Ben说。 老天。 “没办法的。”Ben说出一句让我绝望的话,“如果你遇到你喜欢的人,是没有办法逃得掉的。我本来一直想躲的,我本来也不想伤害小烨,我也准备结婚了,我们下个礼拜就要去沙漠旅行,可是差了这么一点,还是没有走成……” 我如跌进冰窖。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我们还没有像她一样修炼成精。所以,小烨输给她也是必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护士终于出来了,她问我们说:“谁是叶小烨的亲属?” 我和Ben一起冲上去,她用冷冰冰的声音宣布说:“还算幸运,命保住了。四处骨折,需要休息较长时间。” Ben当场跌坐在地。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小烨终于被送进了病房,护士出来说:“谁是小朵,病人要见她。”又特别说:“她说除了小朵谁也不见。 我进去了,小烨闭着眼睛,还好,她美丽的面孔依然那么美丽,只是有些苍白,我伸出手去抚摸她,有晶莹的东西从她的眼角滑落,我替她擦去,她把手伸上来握住了我的,轻声说:“小朵,我好疼。” “亲爱的,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我的眼泪拼命地往下掉。 她又说:“小朵,他抛弃我,他为一个老女人抛弃我。” 我拍拍她:“别说了,等好了再报仇也不迟。” 她低声说:“我真没脸见你。” 说完,她又昏了过去。 我放声尖叫,叫得护士和Ben一起奔了进来,护士很生气地把我们往外一推说:“叫什么叫,只是药物反应,都出去都出去,病人需要休息。” 我已近虚脱。 周国安差人送花来,一大束一大束的香水百合,装点得病房好像结婚礼堂。可是他人不再来,不管是心中有愧还是,他已经决意淡出我的世界。 我捏着小烨的手说:“亲爱的,失败的不是你一人,你看,还有我陪你呢,对不对?” 小烨不说话。 很多天了,她一直不说一句话。 医生说,她失语了。 我叽叽喳喳的小烨,她失语了。 Ben负担医院所有的费用,请了两个人轮流侍候小烨,人却一直不再来。我找不到他人只好去找宁子的妈妈,希望她可以成全小烨。 “对不起小朵。”她给我让我绝望的答案:“这个世界什么都可以转让,唯独爱情不可以。” “你很爱Ben吗?”我问她。 “现在,是爱的。”她说。 “你会嫁给他?” 她露出诧异的神色。“当然不会!”她说,“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婚姻不过是一种最无益的形式,跟幸福没有丝毫关联。握住现在的快乐才是真谛。” 她别有深意地看着我,轻轻一笑,真是百媚横生。我知道我的幸福,小烨的幸福,都被这个女人轻轻握在掌心,她只需眉头轻颦,我们就万劫不复。 可是奇怪的,我心里对她,一点恨也没有.

又转了两栋楼,一栋楼二层的一家店,从门口路过时候便是很有感觉的样子,我们便不约而同走了进去。还未仔细浏览,Ben妻便从衣架上取下一件黑色长款双排扣的羽绒服递给我说说:“试试这件?有些衣服要穿上身才知道好看不好看。”我看了看衣服,做工非常精细,双排扣的款式,还有一个腰带。心下有些犹豫,由于身材的关系,一直不大敢挑战这等款式,不过盛情难却,还是一边嘟囔着“我的身材最不适合有腰带”,一边套上了衣服。没想到,衣服穿上身后,竟是眼前一亮,非常合体,还很显苗条,所有人一致拍手叫好,我也满心欢喜毫不犹豫地说:“就它了!”。Ben妻笑着说:“这是真的看上了。”然而店里的现货并没有我的码,得从库房调货,下午才能送到。Ben记下了他们的店址和电话,跟他们约好下午三点之前一定将货送来,我们便离开了。

Do you always drive like this?
Yes.

“什么是真实?” 电影中吴岭澜对校长梅贻琦发问,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贯穿了整部影片,同时,也让我沉下心来去思考自己的答案。 四个故事,无私奉献的爱情属于陈鹏对王敏佳,国家危难热血疆场的爱国情怀属于沈光耀,青春迷茫探索生命的迷惑属于吴岭澜,坚守真心与否的徘徊属于张果果。 爱情,亲情,迷茫,求索,报国,泪沾裳。 四个故事中最令我动容的是吴岭澜对人生困惑的求索。 当梅贻琦校长询问他求学的目的时说: “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当中,有一种麻木的踏实,但丧失了真实。而你的青春不过就这些日子。” 吴岭澜问: “什么是真实?” 梅贻琦给出了他的答案: “真实就是,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于是有一段时间,吴岭澜离群索居,经过无数日日夜夜独自探寻人生的意义。后来,终于在聆听泰戈尔在清华园演讲“对自己的真诚”时,从“探寻自己生命的意义”所带来的羞耻感中获得释放。他找寻到了属于自己的真实,坚定了自己的学术理想。 在荒野躲避空袭时,他给学生们讲课,“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这些,谈论这些,是重要的。今天,我把泰戈尔的诗介绍给你们,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整部影片看下来,眼泪终是绷不住的,也数不清断断续续涌出了多少次,真的感动。 看了三遍了,心头感情震荡不减,特别是每当结尾的大师群像一幕幕出现,敬意一往而深。 其实,我非常羡慕吴岭澜、陈鹏、沈光耀能生在那个时代更能成为清华的学子,那是动荡不安、国之将倾、物质匮乏的时代,可那是大师云集、坚守善良、真实、理想主义、精神高贵的时代。 那一代的青年们是何等的幸福,张口闭口就能讨论莎士比亚,泰戈尔,孔子,苏格拉底,那是诗人涌现的时代,因为理想而感受到伟大的人文精神的时代。 身为一名中文系的学生,一直崇敬大师们的风骨,无论是学术上的求真务实,还是为人上的无愧于心。 有人说,这部电影这种理想主义的浓鸡汤,它的用力过猛就是它的珍贵动人。 “人们曾把佛系、丧、精致利己主义、犬儒主义、实用主义等标签,一股脑儿都送给了当代的我们这些青年。 但是,“垮”是表象,因为其实也是这同一批青年,在黑暗里虔诚地对民国大师起立致敬,为心中的理想主义掩面哭泣。” 生于现代,我身边的人——家人朋友同学,似乎少有敢于表现自己理想主义情怀者,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他们总在讨论车子房子票子……这些东西确实也无可厚非,但有人却也深深陷进了物欲的堆子里。这是个谈诗人谈情怀谈理想会被人嘲讽矫情不现实的时代吗?不是!这是我的回答,因为我相信总有人在困窘中仍不忘初心,坚守理想, 我相信善良、正直、无畏、同情和理想永不过时,永不泯灭! 矫情才不是滥情,矫情里充满了美好丰满的人性! “大多数平凡人没有面对过生死存亡的家国选择,然而在看似平凡的一生中,每个人也要为自己存在的世界奋斗、选择。 其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个平凡的人也没有一天是平静和平凡的,那种纠结和选择的矛盾,一如在战场。” ——路遥《平凡的世界》 我想,做个理想主义者就是我的真实我的世界我的平凡选择吧。 借余光中先生的诗结个尾吧,“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你可以是农民,可以是工程师,可以是演员,可以是流浪汉,但你必须是个理想主义者” “理想会使人出众” 希望你们,希望自己在今后的人生里 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 对自我的真实。

车子很快到了机场,Ben吩咐她们两个在车中等候,自己则走向后备箱帮我拎行李。她们两个也都下车与我道别,我抱了抱Ben妻,真诚地跟她道谢,并跟她说有时间到北京一定要与我联系。小姑娘一边呼喊着:“我也要抱抱”一边也张开双臂抱过来……

记得Ben开车去伯克莱的路上
鲜红的车子驶过灰暗的大桥
一连超过的几辆车子也都是灰灰的颜色

我有些不安,对Ben妻说:“只有你什么都没买……”Ben妻说:“我不用的,对买衣服也没兴趣。我的衣服基本都是Ben给我买的,他一买就会给我买好多衣服。他有时候会带我去适合我的店,坐在那里看着我一件一件试穿,等我全部试完之后,他会跟店家说,这件这件这件……全部打包!”我和小姑娘异口同声地惊呼:“哇塞,好幸福啊!电视剧里的情节嘛!”

表现在Ben身上的
不失为一种理想
然而毕竟是一种理想

Ben并不加入我们的交谈,像是变了一个人,有些严肃,一副很是操心的样子。他安静地开着车,偶尔会侧向右边,轻声追问拿导航手机的妻,前面要不要上桥,下个路口要不要拐弯,还有点嗔怪她导航不够尽心的意思,等候红灯的时候还会抢过手机来研究一下下一段的路线。有时候唬得Ben妻连忙吐吐舌头终止了与我们的闲谈,一边陪着笑抚抚他的肩膀表示安抚和歉意,一边柔声地接着帮他指路线,轻声慢语不急不燥。我坐在后面也悄悄有些咂舌,在妻的面前,Ben还是蛮有威严的。

轩窗外,深圳越来越远,消失在云层之下,我的脑海里却满满都是Ben妻的影子,模模糊糊却又异常清晰。她的人格魅力使她变得那么迷人,带有一种莫名的亲和力,让人不由自主地就会喜欢她亲近她信任她。在这个安详聪慧的女人面前,那个总也长不大的男孩儿Ben,却是那么具有家主风范,终于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我发自内心地为Ben高兴,衷心祝福他们。

想想还是不放心,终归还是觉得可能她寒湿之气过重,已经伤及脏腑。广东过于潮湿的天气,终是不利于她的养病。于是建议他,可否考虑等儿子高考过后,为两位老人请个帮忙做饭的保姆,让妻子到北方调养一阵子,或许会对她身体好些。

Ben把设好导航的手机塞到正在回身与我们聊天的妻的手里,然后发动车子调转车头,朝着世纪广场的目标驶去。Ben妻说,之所以选择去世纪广场,是觉得那里的服装档次最合适,做工也大都比较精致。亲戚来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会陪他们去那里。Ben妻的解释让我有些期待,一定要有所收获才能对得起他们的良苦用心啊。

Ben说,他的爱人因为身体不好,已经无力工作了,所以现在就在家休息、治病,调理身体。我吓了一跳,忙问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病。他说,倒也没有什么大病,只是比较胖,身体发沉,容易累,畏寒肢冷,胃口也不好,严重的时候站一会儿都会喘不上气来。

本文由巴黎人登录网站,最新巴黎人官网平台发布于巴黎人-影视前线,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此他便以Ben自称巴黎人登录网站:,做个理想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