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可是放到范爷诠释的李雪

来源:http://www.taiwasuru.com 作者:巴黎人-影视前线 人气:116 发布时间:2019-09-16
摘要:© 本文版权归作者  暗地妖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只有一个女主角,可男主角却众生百像,这便是李雪莲的可悲之处。看起来每个男人都围着她在转,却没人真心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暗地妖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只有一个女主角,可男主角却众生百像,这便是李雪莲的可悲之处。看起来每个男人都围着她在转,却没人真心实意对她好。

老炮儿冯小刚确实有一双妙手,他与刘震云的人生体悟借助光影的魅力,缓缓注入全中国最美“花瓶”范冰冰的骨子里,让她脱胎换骨让她凤凰涅槃让她竟也可以从圆形画幅的婺源风光中徐徐走出来,华丽蜕变绝不华丽的李雪莲。

只是在法制面前,李雪莲无处说理,这是现代社会的基本规矩:法制大于人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两页江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李雪莲是一个妇道人家,离了婚,会被人指指点点说闲话。莫名背上“潘金莲”这个锅,更是致命。她的执着,看似荒唐,实则只是为了争一口气。

释然了?或许是,更多是无奈。李雪莲背负着“潘金莲+窦娥+小白菜”的三重身份活了十年,却恰恰没有为她李雪莲本人而活过。也或许唯有黄山脚下破旧宾馆内,被赵大头霸王硬上弓的那一响贪欢,从未这么满足过的她依稀尝到一丝做回自己的感觉,却也很快被现实的欺骗再一次打碎憧憬。

只是想到美国传媒学家尼尔 ·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所写的那样: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让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就是把文化变成一场娱乐至死的舞台。我所恐惧的是,所谓的高雅文化对于娱乐文化的嘲讽,难道不正是一种自鸣得意的文化高尚论吗?

商业电影本身就是冲着票房来的。所以原定9月30日上映的《我不是潘金莲》,因为在西班牙斩获金贝壳大奖的殊荣,冯导说了:什么时候票房最冷,咋们什么时候上映。最终定档11月18日,终于与全国观众见面了。
    名声在外的《我不是潘金莲》,也一如既往的体现了冯氏喜剧的黑色讽刺幽默。故事里边每个人看似都是是一个好人,但是每个人都是一个坏人。一个没有好人的电影过审也是不容易的,就像之前的《无人区》。
    秦玉河是李雪莲口中永远的畜生。因为主人公李雪莲为了分房子和丈夫秦玉河假离婚,不料丈夫变心,又和别的女人结了婚。李雪莲一气之下,要将畜生秦玉河告上法庭。李雪莲要求法院认定离婚是假离婚,她再和秦玉河结一次婚,结婚之后再真离婚一次,以此来惩罚这个畜生秦玉河。
    她的目的简单而让人觉得荒唐。可正是这个荒唐的目的,却成为了李雪莲之后十年中难解的执念,也奠定了本片荒诞的开局基调。
    法院的法官,当然认定了李雪莲离婚事实真实成立,结案,不支持李雪莲的诉讼请求。表面合理的判决,暂时让李雪莲放弃告状。可是去找前夫讨公道的李雪莲,却被禽兽秦玉河当众骂成是潘金莲。盛怒之下的李雪莲,一念成魔,开启了十年的上访之旅。
    《我不是潘金莲》原书作者刘震云亲手操刀编剧。他是了解国人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国人的一种哲学。
    故事的结尾,前夫的意外车祸离世,让李雪莲一下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她决定自杀。不料范伟客串的果园老大爷,及时发现并阻止了她的自杀行为。并给李雪莲指了条道,要是真想死,看到那边的果园了吧,去那儿上吊。那是老曹的果园,他是我对头。
    几乎所有观众看到这里都笑了。
    老大爷的话,说直白了,就是:要死别的地方死去,别死我地方上。只要不在我这里死,至于你真死不死,这件事与我无关。
    这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情节,反讽到极致。
    人性的自私暴露无遗,与我无关就不是我的事儿。李雪莲的事儿不大,可就是解决不了。
    整部电影的前半段,讲述了10年前,李雪莲开始告状,谁也没把一个乡野村姑放在眼里。她不是被推倒在地,就是被关进派出所。你告法官贪贿,你找检查院。不服判决,你去到市里上诉。这件事,你找有关部门处理,它与我无关啊。
    李雪莲还真是执念入骨,而且特别记仇。从法官开始,到院长,县长,市长。谁不给解决问题,她就连着官员一起告。
    万万没想到,李雪莲跑到了北京上访还阴差阳错的拦了中央领导的车。领导发火了,群众有事儿要办啊。
    于是省委下令,之前经办官员,全部下岗。
    李雪莲一下子变成了小白菜。小白菜案,被誉为清朝第一冤案。100多年前的慈禧老佛爷亲自督办,直接解聘100多名大小官员。
    然而李雪莲执念未消,上访依旧,而且十年如一日。那些官员的继承者们,算是摊上大事儿了。
    所以后半程的剧情,直接反转到各色官员穷尽办法,却绝不发自内心的试图解决李雪莲的问题。
    这是一个几乎没有好人存在的故事。没有一个人真心为李雪莲办事儿,从李雪莲色诱成功,但是看到一张杀人名单吓傻的肉贩子老胡;到差点让李雪莲和他结婚,却骗了李雪莲的身体和感情的赵大头;以及一列想保住顶戴花翎的官员;甚至最后道出实情的李雪莲,也有了某种意义上的欺骗。
    可谁有在乎呢,每个人在乎的只有那时的那事,是否与我有关的利害。
    本片的另一大特色,是冯导对于镜头语言的突破性实验。圆画幅,方画幅,宽画幅。巧妙的剪辑让画幅转换在观众的不自觉中。中国人讲方圆,尤其官场。方为规矩,圆为变通,你讲方圆方圆就在那里,你不讲,它也隐藏在众生百态的宽画幅中间。
    没有3D特效,没有颜值担当,唯一的女神范冰冰也被化妆成了村姑。简简单单一讽刺故事片儿。值不值得您买个票走进电影院,这件事儿与我无关。

        我不知道是谁封过范冰冰一个“毯星”的称号,当时便觉得特别搞笑。从《日照重庆》开始,到《观音山》及《二次曝光》,她每一次都划破了“明星”精致的面皮,跌得尘埃里,告诉观众她不是非得跟“高颜值”联系到一起。大抵冯小刚就是看上了她豁得出去的那一面,于是请她进驻了《我不是潘金莲》的剧组,素面朝天、村味风情,纠结着一张脸,给你好好掰扯一下“受委屈”那些事儿,顺便拿下了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影后大奖。
        这个“潘金莲”,在刘震云的原著小说里,明显就是被硬摁上去的头衔,她其实叫李雪莲,既没有出轨西门庆,更不具备弑夫的野心。范冰冰在里头一次次与“委屈”死磕到底,以倔强的身型取代妖冶,成为下到地方法院,上至京城官场的“心腹大患”。这位李雪莲和潘金莲完全不一样,她不认命,也不认错,甚至还一直受欺骗,因被丈夫骗过一通,假离婚成了真离婚;因被老同学欺骗,上京告状变成了沦落情欲的陷阱。这些经历倘若放在另一位普通村妇身上,也许无法成为故事,只是坊间笑谈罢了。可是放到范爷诠释的李雪莲身上,竟散发着一股“撼天动地”的强大气场。
这一次,范爷就真的成了“爷”,与丈夫交涉的时候,她当众被剥掉了全部的女性尊严;恨意满满的时候,她不惜以身相许也要买凶杀人;面对大大小小官员的劝说与威逼,她以传统村姑的偏执,镇住了他们,并且愈显“占理”。李雪莲的人性光芒,在一桩荒唐的离婚官司中变得“百毒不侵”。犹记二十四年前,张艺谋整了部《秋菊打官司》,里头的巩俐也是这么样以灰头土脸的姿态,誓要向全世界讨一个说法。现在终于轮到范爷了,她从最初卑微的“弃妇”身份中逐渐抬起了头,变得愈渐沉着、自尊的爆发力不可限量,到后来竟成为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电影证明,但凡女人认死了理,就会摆出永不妥协的战斗架势;所以在李雪莲的申诉之路上,被岐视、被忽悠、被关押、被看守,这些都没有吓倒过她。倘若官场政治是一种既定的规矩,那么李雪莲就是那个坚持要坏了规矩的人,这样的女人,谁都怕。范爷在诠释角色的过程中,也由此变成了“洪水猛兽”,甚至令一众高层领导都跪倒在了她的泥腿子下。但是说到底,范爷仍然没有摒弃掉灵魂深处的脆弱,她荒唐的洗冤理由在众人眼中更是无理取闹。这种不肯向现实就范的执念,终究还是被一桩突发事件摧毁了。范爷在上吊自缢的那场戏里,蓦地清醒过来,这十多年的申诉生涯,不过是海海人生中的一个小波澜,她确是将无关紧要的小事闹大发了,所以注定要凄凉收场。
这个李雪莲,抑或讲“潘金莲”,映证了中国妇女内里隐藏颇深的钢铁意志,同时也为虚妄的尊严与名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是不是潘金莲,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肯不肯从自已制造的阿鼻地狱里站起来,拍掉尘土,继续前行。

早在一两个月前,我就开始关注《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了,冯导、范冰冰、刘震云,加上颇有意味的片名,让人忍不住期待,是怎样的故事,又会激荡出怎样的火花。

当圆形画幅悄然间变成方形画幅,人代会只是揭开官场现形记的一个小序幕,而彼时的李雪莲却在庙宇祈求观音保佑伸冤。一边是想要通过人治越级上访伸冤,一边却是求神拜佛回归宗教信仰庇佑,人的两种思维也是人的两种迥然面貌写照。

最后,我们来谈一下影片最重要的形式表达,所使用的画幅变化。实际上电影用了三种画幅,李雪莲上访的过程里,用的是圆形画幅,大部分镜头都选择了固定机位的中远景;而到了北京,画幅展开变成了方形,整个画面变得充实;而影片的中间和结尾的少数镜头则使用了全画幅,场景更加丰富,人物与身后的环境显得更加饱满。

比如,一个人应不应该为了一件事,耗尽自己十余年的精力,而且看似吃力不讨好?

当然,李雪莲已经不可能再证明她不是潘金莲,她又回归到了李雪莲的本体,她也已经放弃为内心窦娥伸冤的希冀,一众官员也不用再担心小白菜的连锁反应。第11个年头的上访结束,所有的一切都将结束,伸冤告状支撑着李雪莲活过了十年的凄凄惨惨戚戚,突然目标失去了,也就不用再活着了吧,所有官员重新回归他们既定的体制内位置,真正无心反救下李雪莲的却是自私自利果园主的一句,“别吊死在一棵树上。”

只是或许囿于审查而从剧本改编的时候便进行了自我阉割,所以原著小说里结尾“用荒诞战胜荒诞”的荒谬讽刺在电影里并未深入展开。

首先从电影的画幅来讲,是圆的。

偏安一隅的壁垒已然找不到公道,十年上访路就此拉开帷幕,上京告御状直达天听是旧时戏文的剧情,却成为李雪莲抓住的最后一根找寻正义的救命稻草,哪怕她压根不知道该去哪找谁伸冤告状。又一个与李雪莲有剪不断理还乱关系的男人浮出水面,借助中学就暗恋她的屌丝赵大头得天独厚工作关系便利,她在人代会的关口挡了“首长”的驾,最终引发的是一场自上而下的雷霆震怒,也是从市长、县长到法院院长的一撸到底问责。

《一地鸡毛》里,冯小刚就联手编剧刘震云对中国官场进行了大胆的

还有,如水墨画卷般的色调,配上圆形的画幅,每一帧都似家里窗前的一副挂画,唯美。

范爷又来了,其实她从未离开,只是今次笔者有些恍惚,她还是那个第一闪念里的范冰冰吗?从金锁出世,到武月上扬,观音山前露峥嵘,潘金莲下真性情。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女人往往依然难顶半边天,范爷却已顶着绝大半边天,“1个女人+28个男人”的故事,138分钟的浮世绘百态颜,我已忘记她是范冰冰,只记得她名曰李雪莲。

这种算计体现在聪明的剧作故事,既不违反雷区,又能够试图去探讨一下中国社会里的潜在话题;聪明的拍法,玩了一把构图和画幅,让摄影和美术变得极有韵味,又准确的拿捏了当代知识分子对待意识形态上的思考和批判;加上演员的表演都极为提气,本片从卖相来看,已然非常成熟。

从假离婚到潘金莲,对一个女人来说,李雪莲的冤屈变得更大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醉卧浮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双方各执一词,纷纷占据了各大影视媒体的头版头条,一部艺术电影本身所引起的关注反而不如电影之外的舆论撕逼那么精彩,而这也不是小钢炮同志第一次站出来喊话:“不服来茬架”了。

有时候换一种活法,人生的光景会大不相同。可李雪莲心里的委屈,却无处伸张,只能烂在肚子里。

阅遍千种范冰冰,不如一味李雪莲。范冰冰不会永远只是范冰冰,她也不会仅仅只甘心做范爷,真正的范爷其实还是一个演员,而圣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的银贝壳影后已经是一种肯定与嘉奖。要不然,闭目回思,哪还有范冰冰存在,她就是李雪莲,活生生站在那里,熬着一锅牛骨汤。

这些角色“单拎出来一个都不好对付,难缠的人缠在一起,都变成三头六臂了”。

可奇怪的是,你看着看着,会忘记画面是圆形的这回事。尤其拍到穿过隧道,即将到达北京的时候,画面由圆转方。方圆,象征着中国的规矩。李雪莲说的是理,也是在求一个规矩。

一般人,一场大牢蹲下来,怕了是最正常的反应;法律都解决不了,当官都不愿接手的破事,弃了是最无奈的选择。偏偏,她是李雪莲,她也绝非绝对的食古不化,她在拘留所能够背溜口号条例,自然脑筋也能够在一刹那间稍微转过弯来。只是只想要一句真心话,她踏上寻找前夫私聊的征程,却最终落得前夫一句,“我咋觉得你是潘金莲啊!”

值得一提的是,官场题材电影,在大陆并不少见。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五代导演黄建新便曾拍摄了系列现实题材的官场讽刺电影,诸如《黑炮事件》《背靠背,脸对脸》《站直啰,别趴下》等等,在这些电影里,导演黄建新对中国的官僚体质进行了辛辣讽刺,影片所带有的深刻批判性放在现代只怕很难过审。

其次,从简单的故事情节里,透视出的是一群官场众生相。

十年的时间跨度不算大,角色的心路历程却横跨千山万水,李雪莲画出了最优质的故事卷轴,而范冰冰也献出了演艺生涯最巅峰的演技诠释。将每一个都存有私心也想做好自己工作,形形色色的28个男人串联在一条有机线索上的李雪莲,她既是推动故事进程的主角,更是那根最重要串联一切的绳索,范冰冰的演绎不尖锐却恰恰恰如其分,要的就是那份彻底融入到角色与故事中的融为一体。

《潘金莲》的故事是荒诞却又透着写实的,李雪莲的上访、喝茶、告状都是无比写实的段落,但导演冯小刚利用精心设计的构图和机位,加上借鉴中国山水画的写意方式用圆形画幅相融合,完成了写实与写意之间的反差,给人极大的新鲜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啦啦小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打道回府的李雪莲开始有了新盼头,一年一度的人代会成为她证明她至少还应该活着的唯一寄托,那是她仍存的一丝有望找回公道的终极衙门。只是一告十年的坚守却并未沉冤得雪,反而引发一众新市长、新县长、新法院院长(曾经的庭长王公道升官)的惶惶不可终日。

抛开冯导最近和万达的论战不谈,我们简单的来聊聊这部电影本身。

从开篇巴结亲戚关系上供腊肉想打赢官司的村妇李雪莲,到被关进大牢只想寻前夫一个答案的前妻李雪莲,再到被侮潘金莲不甘心要抗争的冤大头李雪莲,及至十年上访引发官场地震的老大难李雪莲,最终却归于哀莫大于心死远走他乡的老板娘李雪莲。她是主动看开的,还是被迫看开的,实则都没有区别,她就是已经看开了,最后与前县长史为民的一番叙旧,其实她已经成为她自己过往人生的看客,已然接受生活回归生活。

图片 2

故事的前半段,是李雪莲在求人,可到了后半段,却成了官员求她。为何呢,之前是李雪莲想有人为自己伸冤,可慢慢的,却成了一场闹剧,官员怕掉了乌纱帽,只能放下架子,亲自来劝说。

赤足卷裤腿土的掉渣一脸沧桑之李雪莲,高跟着华服艳压群芳一眼风情之范冰冰,一人双容,一牛之隔,谁才是《我不是潘金莲》?你知道,我知道,他知道?牛知道,而一切滋味尽在那碗未曾细细品味的牛骨汤。阅遍千种范冰冰,不如一味李雪莲。范冰冰不会永远只是范冰冰,她也不会仅仅只甘心做范爷,真正的范爷其实还是一个演员,而圣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的银贝壳影后已经是一种肯定与嘉奖。要不然,闭目回思,哪还有范冰冰存在,她就是李雪莲,活生生站在那里,熬着一锅牛骨汤。

本文由巴黎人登录网站,最新巴黎人官网平台发布于巴黎人-影视前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可是放到范爷诠释的李雪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