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

来源:http://www.taiwasuru.com 作者:巴黎人-影视前线 人气:120 发布时间:2019-12-02
摘要: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Olsson与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他们想要了解在掳人者与遭挟持者之间的这份感情结合,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的一宗特例,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心理反应。而后来的研究显示,这起研究学者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事件,令人惊讶的普遍。如果符合下列条件,任何人都有可能遭受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第1,是要你切实感觉到你的生命受到威胁,让你感觉到,至于是不是要发生不一定。然后相信这个施暴的人随时会这么做,是毫不犹豫。
  第2,这个施暴的人一定会给你施以小恩小惠,最关键的条件。如在你各种绝望的情况下给你水喝。
  第3,除了他给所控制的信息和思想,任何其它信息都不让你得到,完全隔离了。
  第4,让你感到无路可逃。
  有了这4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肖申克的救赎》(Shawshank Redemption)电影的climax部分就是在安迪和瑞德说了一些临别的话,瑞德一夜辗转反侧以为他会自杀,当我们都以为他会自杀的时候,他却从肖申克消失,然后发现了海报后面隐藏的洞,突然之间之前的所有剧情都变得明朗起来,他为什么要石锤,如何处理凿墙的碎渣,以及石锤的藏身之地——典狱长诺顿最看重的《圣经》之中,而典狱长翻开的那页正是《出埃及记》,这个章节详细描述了犹太教徒逃离埃及的过程。蒂姆罗宾斯,演绎了一个很生动的——拥有信念,追求梦想的励志形象。

巴黎人登录网站 1

在看地图的时候又看到斯德哥尔摩,也是一个海滨城市,可能因为魔女宅急便(有小说有电影动画电影)和花婆婆(一个绘本)的缘故对靠海的城市有种特别的感情,顺手就百度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百度“斯德哥尔摩”排在最前的却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这样说的:

恐惧让你变成囚犯,希望让你得到自由

  从某种意义上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形成,同样贯穿于“体制化”之中。“体制化”是著名电影《肖申克的救赎》(Shawshank Redemption)演绎的重要概念。犯人老瑞德(摩根·弗里曼饰)这样谈到“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起初你讨厌它(监狱),然后你逐渐习惯它,足够的时间后你开始依赖它,这就是体制化”。
    该片中被体制化的象征人物是监狱图书管理员老布,他在肖申克监狱(体制)下被关押了50年,这几乎耗尽了他一生的光阴。然而,当他获知自己即将刑满释放时,不但没有满心欢喜,反而面临精神上的崩溃,因为他离不开这座监狱。
  为此,老布不惜举刀杀人,以求在监狱中继续服刑。他刻骨铭心地爱上了那间剥夺了他的自由的监狱,所以在出狱后,他终于选择了自杀。老布成为环境的一部分,一旦脱离了原有的环境,一切失去了意义。

信仰,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我从某本书上看到,现在的人类为所欲为,是因为缺失信仰,所以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典狱长诺顿,从一开场就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形象,热爱圣经之中的文字,可是他仍在做着违背信仰的事情,贪污,杀人。所以,信仰,信与不信,究竟哪个是正确的。

国人常常讲棍棒之下出孝子,意思就是说孩子小时候要多打骂,长大才会孝顺。

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何为经典?正如卡尔维诺所言:经典就是“我正在重读”,而非“我正在读”。为什么要读经典?它帮助你确立自己的位置,就像你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用手机地图导航,你不但要有目标,你还需要确定自己此刻的位置,这样你才能根据自己勾选的模式规划出最佳路线。质疑和发现,这就是改变一切的起点。

其实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或多或少地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教育上的或政治上的!只不过更多地体现为一种慢性症状,说得严重些,就是“群体性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年,安迪刚入狱的时候,他就找监狱里做买卖的头目瑞德买来了石锤,从一开始他就决定了要越狱,汤姆的到来给他带来了希望,本来以为可以以一种更体面的方式离开肖申克监狱,打官司,然后无罪释放,但是典狱长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一是因为安迪对他而言有利用价值,可以帮他做假账,第二他怕安迪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抖出去。如果只是不予置理就算了,可是典狱长杀了安迪的希望,汤姆,汤姆的死,使安迪认清了,在肖申克,他作为一只替罪羊,耗费了19年的时间,是时候该离开了。

放狗屁,这是最大的谎言。

其实看到这里我是完全没有弄明白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人和事情,对伤害,施暴,甚至是想要杀了自己的人产生依恋,感激,甚至崇拜,难到大家都是变态神经病吗?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精神病。然而,现实总能狠狠的戳进你的心里。继续如下:

今天我们讲的第一部经典电影是《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电影在很多榜单上都排在第一位,也是我手机里存的唯一一部电影,经常会翻出来看。我们习惯了按部就班,我们习惯了给任何事情都先贴上“那不可能”的标签,与其说我们我们习惯了说“不可能”,不如说我们已经丧失了踊跃尝试的勇气。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被“体制化(institutionalized)”!

在监狱里的人,大部分都向往自由。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因为在监狱待的太久了,习惯了监狱中的生活,外面的世界对他们而言已经很陌生,布鲁克斯就是一个例子,在他头发花白的时候,他被假释了,但是出狱之后的生活甚至不如在监狱,所以他选择上吊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种不如从前的感觉主要是因为心没有了依靠,在监狱的几十年,他有了很多认识的人,并且有一份图书馆员的工作,他的年龄对生活已经没有什么追求,所以每天有事情来做就很满足了,而狱外老板的呵斥、顾客的蛮横都让他无所适从。

结合自己的经历,这样所谓的孝子是集体无意识的。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JanErikOlsson与Clark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of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料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

在自己心灵的角落给自己一个信念,让这个信念一直活下去,或许这个信念最终都无法实现,但它会让我们的生命有意义,它会让我们体会到激情是什么感觉。

外国的演员都很全能,蒂姆罗宾斯和摩根弗里曼,都既是优秀的演员,也是优秀的导演。

而事实上从小被打骂的小孩长大后多不自信,自卑,甚至抑郁。

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他们想要了解在掳人者与遭挟持者之间的这份感情结合,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的一宗特例,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心理反应。而后来的研究显示,这起研究学者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事件,令人惊讶的普遍。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症候群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受虐妇女与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体验。

在监狱50年的BROOKS,为了不被假释,居然想通过割断别人的喉咙来达到留在监狱的目的。这让很多人一头雾水。规则和秩序是有好处的,能够让我们更好更快的适应环境,可是离开了自己熟悉的规则和秩序,我们会发现自己居然会在这个自由社会无法生存。“这些墙有点像这样的。首先,你恨他们,然后你习惯他们,足够的时间过去,让你依靠他们。这就是体制化。”“这些墙”其实说的就是规则。BROOKS肉体得到了自由,心灵已经体制化,他无法摆脱对自由无法适应的现实,只能上吊自杀。我们借助规则让自己迅速融入群体,可是习惯服从群体的规则将让我们最终失去自由。

在一篇高赞影评中,发现作者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角度来分析电影。斯德哥尔摩综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为什么会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这不就是村里那些被家暴的妇女们吗?继续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特征,如下:

如果我在肖申克监狱,我会是谁?我想在没有看这部电影之前,我会是BROOKS,长时间做保安被体制化,然后无法适应自由社会,最后上吊自杀。看完这部电影我希望自己会是安迪,用19年业余时间给自己一个未来。如何做到呢?为了建图书馆,6年每周1封申请信,得到一批图书之后,每周两封申请信。这告诉我们什么?做一件事6年,每周都做,优秀不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习惯。得到反馈后每周两封申请信,这告诉我们如果有效就加倍努力。

本文由巴黎人登录网站,最新巴黎人官网平台发布于巴黎人-影视前线,转载请注明出处: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

关键词:

最火资讯